<thead id="dfxl7"><font id="dfxl7"><menuitem id="dfxl7"></menuitem></font></thead>
      <menuitem id="dfxl7"></menuitem>

            <rp id="dfxl7"></rp>

            <delect id="dfxl7"></delect>

            <dfn id="dfxl7"></dfn>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遲福林

              遲福林:加快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

              時間:2023-06-29 10:47 來源:中國貿易報

              隨著全球經濟服務化以及數字經濟的發展,服務的可貿易性不斷增強,服務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日益凸顯,服務貿易成為新一輪全球自由貿易的重點,成為全球經貿規則重構的焦點。要順應發展趨勢,加快形成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新格局。

              服務貿易不僅是衡量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標志,也是推動產業鏈、價值鏈向中高端邁進的關鍵因素;加快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是我國加快建立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一個重要目標,也是推動我國經濟結構轉型、釋放巨大增長潛力的重大任務;要把握好服務貿易發展的基本趨勢,在提高服務貿易開放水平上下功夫,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重要動力。

              提高服務貿易的開放水平,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努力:

              一是制定實施全國版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

              主動適應全球服務貿易規則重構新形勢,在對接高水平經貿規則中實現制度型開放的重要突破,成為高水平開放的重大任務。因此,應適應RCEP與申請加入CPTPP的要求,制定實施全國版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盡快全面實施服務貿易負面清單開放新模式,健全與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相配套的事中事后監管制度,強化服務業高水平開放的法治保障。

              積極參與構建開放包容的數字貿易規則。以申請加入DEPA為契機,加快構建我國的數字貿易規則方案,將有效發揮我國作為全球第二大數字經濟國的突出優勢,提升全球數字貿易規則制定的話語權。

              加快推進服務領域規則、規制、管理、標準對接。加快推進服務業領域內外標準對接。例如,率先實現醫療健康、養老、旅游等非敏感行業服務業標準對接;提升服務領域市場監管標準的國際化水平。例如,在旅游、健康、教育、金融、電商等領域推進服務認證;制定探索符合我國實際的職業資格互認制度與資金安全審查制度,形成服務貿易項下人員、資金便利流動的制度安排。

              二是推進以RCEP為重點的區域性服務貿易發展。

              推進RCEP服務貿易高水平開放進程。協商縮短服務貿易由正面清單向負面清單轉變的過渡期,具備條件的成員國盡快提交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承諾表,并率先開展審議;以服務貿易為重點推進中國-東盟自貿區3.0版進程,爭取形成高于RCEP的以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為核心的中國與東盟跨境服務貿易自由便利的制度安排;推進RCEP框架下中日韓服務貿易進程。

              三是形成服務貿易開放的國內區域布局。

              推動部分自貿試驗區率先對標全球高標準服務貿易規則。比如,上海、廣東、福建、天津等制度創新任務完成度較高的自貿試驗區,加快在數字貿易、服務貿易等新興貿易領域的規則探索,為形成中國版的全球數字貿易與服務貿易新規則作出新貢獻。

              對不具備全面開放的自貿試驗區根據自身特點實行RCEP框架下的服務貿易政策。根據各自貿試驗區承載的“一帶一路”的重大任務和自身特點,實行基礎設施、產能、服務貿易等項下自由貿易政策。

              四是用好海南自由貿易港高水平開放平臺。

              對標世界最高水平開放形態,加快建立以“既準入又準營”為基本特征的服務貿易自由化便利化制度體系,是加快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重大任務。

              將海南自由貿易港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縮減至30項左右,形成與國際接軌的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分類縮減海南自由貿易港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推進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內容與國際接軌;形成以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為核心的相關制度安排。制定實施更加便利的資金支付和轉移制度,在海南自由貿易港設立服務“總部基地”的人民幣-港幣的雙幣資金池,重新構建具備完全離岸功能的金融賬戶。

              率先實現免稅、醫療健康領域制度型開放的突破。引入發達國家醫療健康服務標準。例如,對已在日本、美國和歐盟通過標準評估的藥品與醫療器械,可自動獲得認證,無須開展臨床試驗直接在海南使用;采用歐美的醫藥標準,逐步實現已經上市但未達到新標的藥品退市。

              引入香港等免稅購物服務標準。例如,率先在海南免稅店適用香港《消費品安全條例》《服務提供條例》《商品說明條例》等法律裁決民事糾紛案件;允許在香港已經銷售且符合海南免稅購物政策的相關商品制造商、供應商,經備案后為海南免稅商店提供供貨服務。

              賦予外資企業商事領域法律適用的自主選擇權。盡快推進仲裁規則的內外銜接。例如,參照《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機構仲裁規則》,出臺《海南自由貿易港國際商事仲裁條例》。嘗試推進海南自由貿易港的臨時仲裁制度;允許港資、外資企業在商事領域自主選擇法律適用。出臺《海南自由貿易港總部企業商事法律適用指引》,賦予在海南自由貿易港注冊或設立總部的港資、澳資、臺資及外商投資企業對法律適用的選擇權;為境外法律服務機構在海南自由貿易港營業提供便利。擴大香港律師事務所駐海南代表機構業務經營范圍,逐步實現由非訴訟領域向民商事訴訟領域拓展;允許在港律師事務所在海南自由貿易港設立分支機構,專司涉港、涉外法律服務;支持在瓊律師事務所聘請香港律師,開展面向國內企業的法律服務業務。(作者系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