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fxl7"><font id="dfxl7"><menuitem id="dfxl7"></menuitem></font></thead>
      <menuitem id="dfxl7"></menuitem>

            <rp id="dfxl7"></rp>

            <delect id="dfxl7"></delect>

            <dfn id="dfxl7"></dfn>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社會改革 論壇網-社會總論

              跨區域一體化制度創新的試驗田——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觀察

              時間:2023-06-30 12:35 來源:人民日報

              滬蘇浙的交界點,正落在太浦河的河心。1958年,因為共同的水患,三地協力開挖太浦河。也正因為協調三地多方的復雜性,直至1995年,開挖河道的三期工程才最終完成。

              連通太湖與黃浦江的太浦河,見證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前行足跡。

              如今,三地交界的河心水域,正在打造長三角“綠心”的江南庭院、水鄉客廳,它將成為滬蘇浙皖三省一市共同的“會客廳”。這里被稱為“長三角原點”,它將像泉眼一樣,聚合能量,創新經驗,又將像漣漪一樣,輻射帶動,擴大成果。

              視野向外擴展,是660平方公里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以下簡稱示范區)先行啟動區;再擴展,是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浙江省嘉興市嘉善縣組成的示范區;進一步擴展,是約35.8萬平方公里的長三角三省一市。

              2018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將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2019年11月,《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總體方案》公布,將示范區的戰略定位明確為生態優勢轉化新標桿、綠色創新發展新高地、一體化制度創新試驗田、人與自然和諧宜居新典范。

              3年多來,作為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示范區深耕制度創新試驗田,在不破行政隸屬的前提下打破行政壁壘,勇闖跨行政區域共建共享、生態文明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得益彰的新路。

              規劃一張圖,讓曾經的省際薄弱地帶煥發生機活力

              示范區作為長三角的縮影,致力破解一體化的瓶頸。在過去各自發展的慣性里,往往由核心城區向外輻射,越到邊緣越顯薄弱。而發展到一定程度,血脈貫通就成了迫切課題,“三不管”的邊角有可能變身“聚合力”的重心。

              提起“斷頭路”,示范區的人們有說不完的話。蘇州市吳江區的康力大道與上海市青浦區的東航路,僅隔2公里,卻曾互不相通。吳江老人去上??床?,或是青浦后生去對面工廠務工,5分鐘不到的車程一度要繞遠40分鐘。如果搭乘公交車,則要分別穿過大半個上?;蛱K州市域,換乘鐵路線跨城交通。

              彼此割裂,難以形成一個強大的長三角。在不遠的將來,上海至浙江湖州的滬蘇湖高鐵、江蘇南通至浙江寧波的通蘇嘉甬高鐵將在示范區“十字交會”。滬蘇嘉城際線將實現城市交通“跨省握手”。“坐軌道交通游遍長三角”,指日可待。

              打開長三角地圖,長江如飄帶向海,太湖如明鏡映照,示范區的位置,正處在太湖東南一隅。這里河網密布,縱向京杭大運河貫穿,橫向太浦河串聯,自古是吳越分界又相接的地帶。曾經,憑著水運之利,這里興起的一批江南古鎮見證了歷史。隨著現代交通興盛,這里又相對落寞,大體保留下來水鄉古鎮的風貌。

              交接地帶最能感受割裂發展的不便。示范區掛牌前,劉鋒是蘇州高新區管委會總規劃師,在他看來,省級交界處資源稟賦雖類似,發展定位卻不同,各自合理,放在一起則成了問題。“比如上游發展工業,流下來的工業用水卻匯入下游的城市水源。”

              “過去,長三角地區也試圖做過幾次區域性規劃,但實際操作層面困難重重。”同濟大學教授伍江介紹。

              協同機制在示范區框架下邁出實質步伐。2020年6月,示范區掛牌7個月后,《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19—2035年)》草案公布。這份文件,同時公示在滬蘇浙三地自然資源部門官方網站上??此撇黄鹧鄣呐e動,內行人卻深知背后工作之多、之難。

              劉鋒如今已是示范區執委會生態和規劃建設部部長,他說:“跨青浦、吳江、嘉善‘兩區一縣’,跨蘇州、嘉興兩個地級市,甚至跨滬蘇浙三個省級行政區域,用一份規劃去約束,過去想也不敢想。我們面對的是‘三級八方’,涉及任何議題,決策成本往往要乘以三,甚至乘以八。”

              今年2月,國務院批復同意《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這是繼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全國國土空間規劃綱要(2021—2035年)》后,首部經國務院批準的跨行政區國土空間規劃。在同一張藍圖下,分屬三地的2413平方公里區域有了統一遵循,不再因規劃不統一導致空間不協調。

              從示范區的視角,最能觀察長三角地區如何從各自發展轉入一體發展的軌道。示范區成立理事會、執委會,但它不是一級行政機關,而是要把有著不同訴求、采取不同管理手段的各方意見統到一起,達成共識。

              示范區執委會副主任張忠偉說:“一體化發展,必須是高質量發展。要落實減量提質的要求,轉變以投資等要素投入為主導、土地增量擴張的模式,靠底線約束促進創新驅動。這本身就是一種轉變觀念、凝聚共識的過程,也是闖出新路子的過程。”

              在總體規劃的描繪下,示范區建設充分尊重江南氣韻和水鄉特點。不少科創機構的窗外便是江南圩田。至于通勤,可以駕車蜿蜒在水岸,也可以出高鐵站換乘小船,從小鎮湖蕩間橫穿。

              這是一份既做加法又做減法的總體規劃。單位面積上生產總值要提高,建設用地反而減少了15.7平方公里。“擺脫傳統的造城思路,不再是過去的開發區模式。打破行政壁壘,優化資源配置,加入新功能新要素,產出功效理當提高,所用空間理當減少。”張忠偉解釋道。

              這是一份照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未來已來”的總體規劃。到2035年,示范區保持著大片農田,擴大了藍綠空間,河湖面積不低于20.6%,森林覆蓋率超過12%,綠色出行比例達到80%……在自然風光與江南田園里,科技產業蓬勃,研發基地匯聚,文化功能富集——這里,正在書寫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的無限可能。

              環保一把尺,生態系統分域難治局面得以轉變

              今日元蕩湖,令人刮目相看。

              青浦、吳江的交界線把元蕩湖分開,3.1平方公里歸上海,9.9平方公里屬江蘇。因行政歸屬不同,各方往往是經濟效益向前爭,環境治理向后躲,元蕩湖水質曾經常年停留在劣Ⅴ類。彼時的元蕩湖,岸邊是隨意堆放的垃圾,水中是毛竹、網片隔出的界樁,周邊漁民布下圍網,撒餌投料、養魚養蟹。

              2020年,得益于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推動,元蕩湖治理從“各掃門前”向共商、共建、共享轉變:水質已經提前達到2025年水質功能目標,防洪標高統一為5.5米,藍綠空間占比不低于90%、生態岸線占比不低于80%,綠化品種、規格相對統一,環湖慢行道寬不小于6米,每兩公里設驛站……

              “在示范區,像元蕩湖這樣的,還有汾湖、淀山湖、太浦河等47個主要跨界水體,也曾面臨類似問題。”示范區執委會生態和規劃建設部副部長劉偉說,過去不是不想治,而是一方治理、一方不治理,或者一方治理標準高、一方標準低,最終就達不到理想的治理效果,“元蕩湖看似要治水治污,實則考驗的是跨域協同。”

              更復雜的局面在太浦河沿線。江蘇地處上游,汾湖一帶臨近上海,企業遍布,物流繁忙,河自然是泄洪通道。浙江一側,姚莊是農業強鎮,產果品、種糧食,要引水灌溉。上海一側,金澤則是關乎五區700萬人飲用水安全的生態涵養區、飲用水源地。

              用途不同,對水質的要求就有差異。拿下游“尺子”量上游,可能會讓上游一些地方“傷筋動骨”,治理合力難以形成。

              在示范區執委會牽頭下,青浦、吳江兩地共同繪制藍圖、共同商定標準、共同建立機制、共同推進計劃。在國家相關部委支持指導下,兩省一市三級八方生態環境部門經充分協商、深入對接,推動生態環境標準、監測、執法“三統一”,并共同制定了《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生態環境管理“三統一”制度建設行動方案》。

              《方案》明確以“一套標準”規范生態環境管理、以“一張網”統一生態環境科學監測和評估、以“一把尺”實施生態環境有效監管為重點,加快構建跨域統一的生態環境管理制度體系。

              分屬兩省份的元蕩湖面,在水系連通、河道清障、清淤疏浚、岸坡整治、水源涵養等系列治理中回歸一體,如今碧波蕩漾,環湖步道即將合龍。吳江區開展太浦河綜合治理,將河岸定為“清水綠廊”,完成涉水問題整治199處,完成兩岸135個自然村生活污水治理,關停17家?;菲髽I,太浦河沿線建成10個生態美麗河湖,太浦河跨省界斷面水質連續3年年均值達到Ⅱ類以上。

              與“水的一體”相適配的,是“人的一體”。一批來自上海、江蘇、浙江的干部走出各自的“一畝三分地”,在執委會組成新的團隊,既代表各自立場,更兼顧全局考量,最終形成合力,牽頭推進示范區建設。而在兩區一縣,“一體”的探索也有了機制化安排。比如,在聯合河湖長制保障下,巡河不再分彼此,不再分岸線,而是共同負責。青浦區環境監測站信息科科長劉建斌說,共同巡河,一起采水、分頭檢測,“既相互支持也相互對照,目的只有一個,守好綠水青山!”

              好的環境很快顯示了溢出效應。元蕩湖西北不遠處,原有一片無人問津的水塘,如今成了文旅項目爭相進駐之處。那里湖光映襯,水岸平齊,杉樹參天,蘆葦搖曳,“曲水善灣”的美圖?;鸪鋈?,單月接待人次超過10萬。

              環境價值正在成為這片區域的品牌和財富,“高顏值”加速轉化為“高價值”。在青浦區金澤鎮,華為研發中心布局落子。如今,工地上塔吊林立,忙碌中一棟棟建筑已見雛形。在嘉善祥符蕩創新中心,竹小匯雙碳聚落通過風能、地熱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氫能等多能互補,正致力于打造低碳環保的新標桿。

              在淀山湖岸邊,一對學成歸國的博士夫婦開辦了一家公司,從事石墨烯材料研發。他們之所以落戶這兒,看中的不僅是營商環境,更是這里的自然風光與文化底蘊。每逢周末,湖岸多是休閑或慢跑的人群。“從全球看,科技產業發展最快、創新最活躍的地區,大多是氣候宜人、充滿陽光的地帶。”張忠偉說,人才涌向哪里,哪里就會充滿活力和希望。

              市場一體化,要素跨區域自由流動成常態

              6月24日,蘇州軌道交通11號線開通運營,在昆山花橋站實現與上海軌道交通11號線站內換乘。沿線地鐵系統用上了蘇州企業康力電梯的公共交通型自動扶梯產品??盗﹄娞莨煞萦邢薰究偣こ處熋蠎c東介紹,這批電梯應用的不少新技術,體現的正是區域一體化的成果。

              過去,電梯檢修、故障診斷只能靠人。如今,隨著智能化和物聯網技術的發展,電梯檢修人員不足、處理滯后等老問題都有望用新的方式解決。“如何通過傳感器分析振動、溫度、噪聲等,實時關注電梯運行狀態,如何解析數據、優化算法,對我們是新課題,非常需要引入‘外腦’的支持。”孟慶東說。

              康力電梯總部位于蘇州吳江區,公司把科技攻關需求發布在長三角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平臺上,很快就得到了浙江大學機械工程學院的響應。按照市場價格,完成這項課題需要45萬元,而長三角科技創新券就一次性幫企業支付了30萬元。

              2021年初,上海市科委、江蘇省科技廳、浙江省科技廳、安徽省科技廳、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執委會聯合發布《關于開展長三角科技創新券通用通兌試點的通知》,青浦區、吳江區、嘉善縣和安徽馬鞍山市被列入首批試點。截至目前,長三角科技創新券已在上海、浙江全域和江蘇、安徽部分區域互聯互通,已有3008家企業在平臺上注冊并申請了科技創新券,訂單服務金額達2億元,兌付金額達6700萬元。

              要素市場活躍暢通,引來創新力量集聚。在位于青浦區的同濟大學長三角可持續發展研究院的門口,掛著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長三角8所名校的?;?。眾多可持續發展的技術方案在這里融匯,又能就近轉化。

              “示范區是一個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研究盡快開枝散葉、開花結果的絕佳場域。”同濟大學長三角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柳劍雄感慨。

              指著示范區地圖,柳劍雄一一細數:在能源生產方面,有清潔電力制氫項目;在農業方面,有碳中和綠色農業多區聯動示范項目;在水環境方面,有太浦河金澤藍色珠鏈片區水生態治理、綠色生態水鄉建設項目;在污染物治理方面,有污水處理廠減碳提效、污泥資源化利用項目……示范區在城市、鄉村、工業、農業、開發、建設各方面已展現出其承接力、吸納力。

              運用“市場的手”,要素之間可以更快彼此找到,引來更多主體批量進駐。示范區的“四張清單”令人耳目一新:政府需求清單、企業協作清單、企業能力清單、高端人才需求清單,一份份清單把高質量發展的需求搬到了臺面上,讓需求可感可知,讓參與方按圖索驥。

              對市場形成最好的吸引,不靠優惠靠機會。2020年8月,示范區將一眾行業佼佼者請到一起,開發者聯盟正式成立。張忠偉介紹:“我們想探索一種全新的跨域治理模式,機構法定、業界共治、市場運作。”如今聯盟已從12家創始成員擴容到53家聯盟單位。

              聯盟既吸引了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國家綠色發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等國企,又有普華永道、林德集團等外企,形成融匯資金、技術、人才等各方要素的一次次“強強聯手,優勢合作”。鏈條最吸引上下游,行家最聚攏行家。開發者聯盟把不少稀客變成了???,把觀察者變為建設者。

              市場成了最好的黏合劑,讓不同主體間相互賦能、共享價值。水鄉客廳項目的建設,恰好成為出資主體共同管理、共享權益、共擔責任全新方式的試驗場。滬蘇浙兩省一市共同出資,成立同比例出資、同股同權的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新發展建設有限公司。作為開發者聯盟成員之一的三峽集團與示范區新發展建設有限公司再合資成立了水鄉客廳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實現“一個主體管開發”。

              市場化推動,不少跨區域的“結”被打通。企業公共信用評價異地互認,一個評價結果可在青浦、吳江、嘉善三地被認可;推出“E企融”信易貸服務平臺,實現跨域授信,三地企業可跨省申請貸款,解決融資難;率先突破,兩省一市專業技術資格、職稱、繼續教育學時在示范區內實現互認……

              治理一盤棋,跨區域跨部門多主體共治探新路

              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是一所百年名院,它的分院在青浦區朱家角鎮建成不久。這所新醫院的身份,是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醫院。這里不僅服務青浦居民,更面向整個示范區的周邊人口。

              如今,青浦、吳江、嘉善三地跨省就醫,無須辦理備案,可以直接刷卡結算。這種體驗已覆蓋示范區內所有符合條件的定點醫療機構。依托國家醫保電子憑證,三地參保人員只需激活醫保電子憑證,就可“不帶社??床?rdquo;。目前這項功能已在75家定點醫療機構開通。分別在上海、江蘇、浙江繳納醫保的246萬示范區居民,已率先享受到“跨省無感”的醫療服務。

              便捷度還在進一步提升。今年3月,示范區首批試點“信用跨區域”的醫療場景。在青浦、吳江、嘉善的試點醫院,居民憑自己的授信額度,就可以“先診治,后繳費”。蘇州吳江區市民邱蕓體驗后說:“操作太簡單了。入院時點擊授權、綁定信息,住院全程就再不需要辦理繳費,結算時手機支付一次搞定。”

              便捷的背后,是數據的暢流、運算的打通,這是更不易看到的“一體化”。往往,“斷頭路”通了,地下的數據線連不上。數據線通了,數據格式不一致。格式互認了,數據庫卻還是“孤島”。

              示范區執委會與兩省一市大數據管理機構簽訂《公共數據“無差別”共享合作協議》,共同研究制定出《示范區數據“無差別”共享操作辦法》,為跨省域數據共享勾畫出流程,搭建起制度保障。

              今年1月,示范區智慧大腦正式上線。依托長三角區域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智慧大腦已打通滬蘇浙兩省一市18條數據鏈路,匯聚了242項數據資源,有力支撐社保、醫保、公積金異地使用等區域一體化應用場景。

              數據通了能干什么?在青浦、吳江、嘉善兩區一縣的所有辦事大廳、民生窗口,涉及的3877個事項,如今全部可以跨域通辦。最初,示范區需要一項項列清單,梳理已有的服務事項。數據一通,便能丟掉清單,研究“還能增加哪些服務事項”。

              數據通帶來“百事通”。規劃管理方面,控制性詳細規劃審批“哪些上,哪些不能上”,已有46項實現在線審批;生態環保方面,涉三級八方的62個水質自動站、37個重點水質斷面、4個飲用水源地,8個省級以上大氣監測站及生態監測調查等六大類數據全部納入線上,監測分析各方可見,聯保共治各司其職;政務服務方面,建立跨區域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實現跨區域項目便捷審批和高效監管;公共信用方面,兩區一縣43項共3247.6萬條數據已在同一平臺歸集……

              制度創新充分聯動、銜接配套,一體化效能彰顯:3年多來,示范區已形成112項具有開創性的一體化制度創新成果,其中38項面向全國復制推廣;示范區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7.4%,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年均增長10.9%。

              示范區如同一扇窗口,從這里能夠看見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的明天。

              滬蘇浙的交界點,正落在太浦河的河心。1958年,因為共同的水患,三地協力開挖太浦河。也正因為協調三地多方的復雜性,直至1995年,開挖河道的三期工程才最終完成。

              連通太湖與黃浦江的太浦河,見證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前行足跡。

              如今,三地交界的河心水域,正在打造長三角“綠心”的江南庭院、水鄉客廳,它將成為滬蘇浙皖三省一市共同的“會客廳”。這里被稱為“長三角原點”,它將像泉眼一樣,聚合能量,創新經驗,又將像漣漪一樣,輻射帶動,擴大成果。

              視野向外擴展,是660平方公里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以下簡稱示范區)先行啟動區;再擴展,是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浙江省嘉興市嘉善縣組成的示范區;進一步擴展,是約35.8萬平方公里的長三角三省一市。

              2018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宣布,“將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2019年11月,《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總體方案》公布,將示范區的戰略定位明確為生態優勢轉化新標桿、綠色創新發展新高地、一體化制度創新試驗田、人與自然和諧宜居新典范。

              3年多來,作為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示范區深耕制度創新試驗田,在不破行政隸屬的前提下打破行政壁壘,勇闖跨行政區域共建共享、生態文明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得益彰的新路。

              規劃一張圖,讓曾經的省際薄弱地帶煥發生機活力

              示范區作為長三角的縮影,致力破解一體化的瓶頸。在過去各自發展的慣性里,往往由核心城區向外輻射,越到邊緣越顯薄弱。而發展到一定程度,血脈貫通就成了迫切課題,“三不管”的邊角有可能變身“聚合力”的重心。

              提起“斷頭路”,示范區的人們有說不完的話。蘇州市吳江區的康力大道與上海市青浦區的東航路,僅隔2公里,卻曾互不相通。吳江老人去上??床?,或是青浦后生去對面工廠務工,5分鐘不到的車程一度要繞遠40分鐘。如果搭乘公交車,則要分別穿過大半個上?;蛱K州市域,換乘鐵路線跨城交通。

              彼此割裂,難以形成一個強大的長三角。在不遠的將來,上海至浙江湖州的滬蘇湖高鐵、江蘇南通至浙江寧波的通蘇嘉甬高鐵將在示范區“十字交會”。滬蘇嘉城際線將實現城市交通“跨省握手”。“坐軌道交通游遍長三角”,指日可待。

              打開長三角地圖,長江如飄帶向海,太湖如明鏡映照,示范區的位置,正處在太湖東南一隅。這里河網密布,縱向京杭大運河貫穿,橫向太浦河串聯,自古是吳越分界又相接的地帶。曾經,憑著水運之利,這里興起的一批江南古鎮見證了歷史。隨著現代交通興盛,這里又相對落寞,大體保留下來水鄉古鎮的風貌。

              交接地帶最能感受割裂發展的不便。示范區掛牌前,劉鋒是蘇州高新區管委會總規劃師,在他看來,省級交界處資源稟賦雖類似,發展定位卻不同,各自合理,放在一起則成了問題。“比如上游發展工業,流下來的工業用水卻匯入下游的城市水源。”

              “過去,長三角地區也試圖做過幾次區域性規劃,但實際操作層面困難重重。”同濟大學教授伍江介紹。

              協同機制在示范區框架下邁出實質步伐。2020年6月,示范區掛牌7個月后,《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19—2035年)》草案公布。這份文件,同時公示在滬蘇浙三地自然資源部門官方網站上??此撇黄鹧鄣呐e動,內行人卻深知背后工作之多、之難。

              劉鋒如今已是示范區執委會生態和規劃建設部部長,他說:“跨青浦、吳江、嘉善‘兩區一縣’,跨蘇州、嘉興兩個地級市,甚至跨滬蘇浙三個省級行政區域,用一份規劃去約束,過去想也不敢想。我們面對的是‘三級八方’,涉及任何議題,決策成本往往要乘以三,甚至乘以八。”

              今年2月,國務院批復同意《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這是繼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全國國土空間規劃綱要(2021—2035年)》后,首部經國務院批準的跨行政區國土空間規劃。在同一張藍圖下,分屬三地的2413平方公里區域有了統一遵循,不再因規劃不統一導致空間不協調。

              從示范區的視角,最能觀察長三角地區如何從各自發展轉入一體發展的軌道。示范區成立理事會、執委會,但它不是一級行政機關,而是要把有著不同訴求、采取不同管理手段的各方意見統到一起,達成共識。

              示范區執委會副主任張忠偉說:“一體化發展,必須是高質量發展。要落實減量提質的要求,轉變以投資等要素投入為主導、土地增量擴張的模式,靠底線約束促進創新驅動。這本身就是一種轉變觀念、凝聚共識的過程,也是闖出新路子的過程。”

              在總體規劃的描繪下,示范區建設充分尊重江南氣韻和水鄉特點。不少科創機構的窗外便是江南圩田。至于通勤,可以駕車蜿蜒在水岸,也可以出高鐵站換乘小船,從小鎮湖蕩間橫穿。

              這是一份既做加法又做減法的總體規劃。單位面積上生產總值要提高,建設用地反而減少了15.7平方公里。“擺脫傳統的造城思路,不再是過去的開發區模式。打破行政壁壘,優化資源配置,加入新功能新要素,產出功效理當提高,所用空間理當減少。”張忠偉解釋道。

              這是一份照見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未來已來”的總體規劃。到2035年,示范區保持著大片農田,擴大了藍綠空間,河湖面積不低于20.6%,森林覆蓋率超過12%,綠色出行比例達到80%……在自然風光與江南田園里,科技產業蓬勃,研發基地匯聚,文化功能富集——這里,正在書寫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的無限可能。

              環保一把尺,生態系統分域難治局面得以轉變

              今日元蕩湖,令人刮目相看。

              青浦、吳江的交界線把元蕩湖分開,3.1平方公里歸上海,9.9平方公里屬江蘇。因行政歸屬不同,各方往往是經濟效益向前爭,環境治理向后躲,元蕩湖水質曾經常年停留在劣Ⅴ類。彼時的元蕩湖,岸邊是隨意堆放的垃圾,水中是毛竹、網片隔出的界樁,周邊漁民布下圍網,撒餌投料、養魚養蟹。

              2020年,得益于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推動,元蕩湖治理從“各掃門前”向共商、共建、共享轉變:水質已經提前達到2025年水質功能目標,防洪標高統一為5.5米,藍綠空間占比不低于90%、生態岸線占比不低于80%,綠化品種、規格相對統一,環湖慢行道寬不小于6米,每兩公里設驛站……

              “在示范區,像元蕩湖這樣的,還有汾湖、淀山湖、太浦河等47個主要跨界水體,也曾面臨類似問題。”示范區執委會生態和規劃建設部副部長劉偉說,過去不是不想治,而是一方治理、一方不治理,或者一方治理標準高、一方標準低,最終就達不到理想的治理效果,“元蕩湖看似要治水治污,實則考驗的是跨域協同。”

              更復雜的局面在太浦河沿線。江蘇地處上游,汾湖一帶臨近上海,企業遍布,物流繁忙,河自然是泄洪通道。浙江一側,姚莊是農業強鎮,產果品、種糧食,要引水灌溉。上海一側,金澤則是關乎五區700萬人飲用水安全的生態涵養區、飲用水源地。

              用途不同,對水質的要求就有差異。拿下游“尺子”量上游,可能會讓上游一些地方“傷筋動骨”,治理合力難以形成。

              在示范區執委會牽頭下,青浦、吳江兩地共同繪制藍圖、共同商定標準、共同建立機制、共同推進計劃。在國家相關部委支持指導下,兩省一市三級八方生態環境部門經充分協商、深入對接,推動生態環境標準、監測、執法“三統一”,并共同制定了《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生態環境管理“三統一”制度建設行動方案》。

              《方案》明確以“一套標準”規范生態環境管理、以“一張網”統一生態環境科學監測和評估、以“一把尺”實施生態環境有效監管為重點,加快構建跨域統一的生態環境管理制度體系。

              分屬兩省份的元蕩湖面,在水系連通、河道清障、清淤疏浚、岸坡整治、水源涵養等系列治理中回歸一體,如今碧波蕩漾,環湖步道即將合龍。吳江區開展太浦河綜合治理,將河岸定為“清水綠廊”,完成涉水問題整治199處,完成兩岸135個自然村生活污水治理,關停17家?;菲髽I,太浦河沿線建成10個生態美麗河湖,太浦河跨省界斷面水質連續3年年均值達到Ⅱ類以上。

              與“水的一體”相適配的,是“人的一體”。一批來自上海、江蘇、浙江的干部走出各自的“一畝三分地”,在執委會組成新的團隊,既代表各自立場,更兼顧全局考量,最終形成合力,牽頭推進示范區建設。而在兩區一縣,“一體”的探索也有了機制化安排。比如,在聯合河湖長制保障下,巡河不再分彼此,不再分岸線,而是共同負責。青浦區環境監測站信息科科長劉建斌說,共同巡河,一起采水、分頭檢測,“既相互支持也相互對照,目的只有一個,守好綠水青山!”

              好的環境很快顯示了溢出效應。元蕩湖西北不遠處,原有一片無人問津的水塘,如今成了文旅項目爭相進駐之處。那里湖光映襯,水岸平齊,杉樹參天,蘆葦搖曳,“曲水善灣”的美圖?;鸪鋈?,單月接待人次超過10萬。

              環境價值正在成為這片區域的品牌和財富,“高顏值”加速轉化為“高價值”。在青浦區金澤鎮,華為研發中心布局落子。如今,工地上塔吊林立,忙碌中一棟棟建筑已見雛形。在嘉善祥符蕩創新中心,竹小匯雙碳聚落通過風能、地熱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氫能等多能互補,正致力于打造低碳環保的新標桿。

              在淀山湖岸邊,一對學成歸國的博士夫婦開辦了一家公司,從事石墨烯材料研發。他們之所以落戶這兒,看中的不僅是營商環境,更是這里的自然風光與文化底蘊。每逢周末,湖岸多是休閑或慢跑的人群。“從全球看,科技產業發展最快、創新最活躍的地區,大多是氣候宜人、充滿陽光的地帶。”張忠偉說,人才涌向哪里,哪里就會充滿活力和希望。

              市場一體化,要素跨區域自由流動成常態

              6月24日,蘇州軌道交通11號線開通運營,在昆山花橋站實現與上海軌道交通11號線站內換乘。沿線地鐵系統用上了蘇州企業康力電梯的公共交通型自動扶梯產品??盗﹄娞莨煞萦邢薰究偣こ處熋蠎c東介紹,這批電梯應用的不少新技術,體現的正是區域一體化的成果。

              過去,電梯檢修、故障診斷只能靠人。如今,隨著智能化和物聯網技術的發展,電梯檢修人員不足、處理滯后等老問題都有望用新的方式解決。“如何通過傳感器分析振動、溫度、噪聲等,實時關注電梯運行狀態,如何解析數據、優化算法,對我們是新課題,非常需要引入‘外腦’的支持。”孟慶東說。

              康力電梯總部位于蘇州吳江區,公司把科技攻關需求發布在長三角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平臺上,很快就得到了浙江大學機械工程學院的響應。按照市場價格,完成這項課題需要45萬元,而長三角科技創新券就一次性幫企業支付了30萬元。

              2021年初,上海市科委、江蘇省科技廳、浙江省科技廳、安徽省科技廳、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執委會聯合發布《關于開展長三角科技創新券通用通兌試點的通知》,青浦區、吳江區、嘉善縣和安徽馬鞍山市被列入首批試點。截至目前,長三角科技創新券已在上海、浙江全域和江蘇、安徽部分區域互聯互通,已有3008家企業在平臺上注冊并申請了科技創新券,訂單服務金額達2億元,兌付金額達6700萬元。

              要素市場活躍暢通,引來創新力量集聚。在位于青浦區的同濟大學長三角可持續發展研究院的門口,掛著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長三角8所名校的?;?。眾多可持續發展的技術方案在這里融匯,又能就近轉化。

              “示范區是一個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研究盡快開枝散葉、開花結果的絕佳場域。”同濟大學長三角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柳劍雄感慨。

              指著示范區地圖,柳劍雄一一細數:在能源生產方面,有清潔電力制氫項目;在農業方面,有碳中和綠色農業多區聯動示范項目;在水環境方面,有太浦河金澤藍色珠鏈片區水生態治理、綠色生態水鄉建設項目;在污染物治理方面,有污水處理廠減碳提效、污泥資源化利用項目……示范區在城市、鄉村、工業、農業、開發、建設各方面已展現出其承接力、吸納力。

              運用“市場的手”,要素之間可以更快彼此找到,引來更多主體批量進駐。示范區的“四張清單”令人耳目一新:政府需求清單、企業協作清單、企業能力清單、高端人才需求清單,一份份清單把高質量發展的需求搬到了臺面上,讓需求可感可知,讓參與方按圖索驥。

              對市場形成最好的吸引,不靠優惠靠機會。2020年8月,示范區將一眾行業佼佼者請到一起,開發者聯盟正式成立。張忠偉介紹:“我們想探索一種全新的跨域治理模式,機構法定、業界共治、市場運作。”如今聯盟已從12家創始成員擴容到53家聯盟單位。

              聯盟既吸引了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國家綠色發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等國企,又有普華永道、林德集團等外企,形成融匯資金、技術、人才等各方要素的一次次“強強聯手,優勢合作”。鏈條最吸引上下游,行家最聚攏行家。開發者聯盟把不少稀客變成了???,把觀察者變為建設者。

              市場成了最好的黏合劑,讓不同主體間相互賦能、共享價值。水鄉客廳項目的建設,恰好成為出資主體共同管理、共享權益、共擔責任全新方式的試驗場。滬蘇浙兩省一市共同出資,成立同比例出資、同股同權的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新發展建設有限公司。作為開發者聯盟成員之一的三峽集團與示范區新發展建設有限公司再合資成立了水鄉客廳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實現“一個主體管開發”。

              市場化推動,不少跨區域的“結”被打通。企業公共信用評價異地互認,一個評價結果可在青浦、吳江、嘉善三地被認可;推出“E企融”信易貸服務平臺,實現跨域授信,三地企業可跨省申請貸款,解決融資難;率先突破,兩省一市專業技術資格、職稱、繼續教育學時在示范區內實現互認……

              治理一盤棋,跨區域跨部門多主體共治探新路

              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是一所百年名院,它的分院在青浦區朱家角鎮建成不久。這所新醫院的身份,是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醫院。這里不僅服務青浦居民,更面向整個示范區的周邊人口。

              如今,青浦、吳江、嘉善三地跨省就醫,無須辦理備案,可以直接刷卡結算。這種體驗已覆蓋示范區內所有符合條件的定點醫療機構。依托國家醫保電子憑證,三地參保人員只需激活醫保電子憑證,就可“不帶社??床?rdquo;。目前這項功能已在75家定點醫療機構開通。分別在上海、江蘇、浙江繳納醫保的246萬示范區居民,已率先享受到“跨省無感”的醫療服務。

              便捷度還在進一步提升。今年3月,示范區首批試點“信用跨區域”的醫療場景。在青浦、吳江、嘉善的試點醫院,居民憑自己的授信額度,就可以“先診治,后繳費”。蘇州吳江區市民邱蕓體驗后說:“操作太簡單了。入院時點擊授權、綁定信息,住院全程就再不需要辦理繳費,結算時手機支付一次搞定。”

              便捷的背后,是數據的暢流、運算的打通,這是更不易看到的“一體化”。往往,“斷頭路”通了,地下的數據線連不上。數據線通了,數據格式不一致。格式互認了,數據庫卻還是“孤島”。

              示范區執委會與兩省一市大數據管理機構簽訂《公共數據“無差別”共享合作協議》,共同研究制定出《示范區數據“無差別”共享操作辦法》,為跨省域數據共享勾畫出流程,搭建起制度保障。

              今年1月,示范區智慧大腦正式上線。依托長三角區域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智慧大腦已打通滬蘇浙兩省一市18條數據鏈路,匯聚了242項數據資源,有力支撐社保、醫保、公積金異地使用等區域一體化應用場景。

              數據通了能干什么?在青浦、吳江、嘉善兩區一縣的所有辦事大廳、民生窗口,涉及的3877個事項,如今全部可以跨域通辦。最初,示范區需要一項項列清單,梳理已有的服務事項。數據一通,便能丟掉清單,研究“還能增加哪些服務事項”。

              數據通帶來“百事通”。規劃管理方面,控制性詳細規劃審批“哪些上,哪些不能上”,已有46項實現在線審批;生態環保方面,涉三級八方的62個水質自動站、37個重點水質斷面、4個飲用水源地,8個省級以上大氣監測站及生態監測調查等六大類數據全部納入線上,監測分析各方可見,聯保共治各司其職;政務服務方面,建立跨區域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實現跨區域項目便捷審批和高效監管;公共信用方面,兩區一縣43項共3247.6萬條數據已在同一平臺歸集……

              制度創新充分聯動、銜接配套,一體化效能彰顯:3年多來,示范區已形成112項具有開創性的一體化制度創新成果,其中38項面向全國復制推廣;示范區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7.4%,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年均增長10.9%。

              示范區如同一扇窗口,從這里能夠看見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的明天。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