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fxl7"><font id="dfxl7"><menuitem id="dfxl7"></menuitem></font></thead>
      <menuitem id="dfxl7"></menuitem>

            <rp id="dfxl7"></rp>

            <delect id="dfxl7"></delect>

            <dfn id="dfxl7"></dfn>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經濟改革 論壇網-經濟體制總論

              建設海洋牧場充實“藍色糧倉”

              時間:2023-07-06 09:15 來源:經濟日報

              解決好吃飯問題,保障糧食安全,要樹立大食物觀,既向陸地要食物,也向海洋要食物。海洋牧場建設作為解決海洋漁業資源可持續利用和生態環境保護矛盾的“金鑰匙”,是轉變海洋漁業發展方式的重要探索。全國沿海海洋牧場建設保持強勁勢頭,已建成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169個。2023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建設現代海洋牧場。本期特邀專家圍繞相關問題進行研討。

              海洋牧場建設初顯成效

              什么是海洋牧場?我國海洋牧場發展整體情況如何?

              羅剛(全國水產技術推廣總站、中國水產學會資源養護處處長):海洋牧場是指基于海洋生態系統原理,在特定海域通過人工魚礁、增殖放流等措施,構建或修復海洋生物繁殖、生長、索餌或避敵所需的場所,增殖養護漁業資源,改善海域生態環境,實現漁業資源可持續利用的漁業模式。

              在大食物觀的視域下,遼闊的海洋就是藍色的糧倉、豐茂的牧場。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受環境污染、海洋工程建設以及過度捕撈等因素影響,我國近海漁業資源出現衰退,海域生態環境日益惡化,傳統海洋漁業發展方式難以為繼。作為一種新興的海洋漁業發展模式,發展海洋牧場不僅是養護海洋漁業資源、修復海域生態環境的重要手段,也是拓展漁業發展空間、優化產業布局,促進近海漁業可持續發展的有效舉措。從世界范圍看,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統計數據,目前已有64個沿海國家發展海洋牧場,資源增殖品種逾180個。其中,日本和韓國起步較早,上世紀70年代已開始大規模建設海洋牧場。

              我國海洋牧場建設起步于上世紀70年代,1979年首次在廣西欽州沿海投放了26座試驗性小型單體人工魚礁。1983年開始,各地陸續開展人工魚礁投放,但總體規模較小。2002年以來,原農業部安排專項資金支持海洋牧場建設,廣東、浙江、江蘇、山東、遼寧等省份掀起新一輪人工魚礁建設熱潮。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海洋牧場建設,2013年國務院明確海洋漁業發展要堅持“生態優先”,提出“發展海洋牧場”。順應海洋漁業轉型升級和生態建設的需要,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從規劃引領、示范帶動、科技支撐、投入保障等方面,推動海洋牧場科學有序發展。

              一是做好海洋牧場規劃引領。2016年編制《中國海洋牧場發展戰略研究》,確定了海洋牧場發展思路和工作重點。2017年發布《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建設規劃(2017—2025年)》,2019年進行修訂,加強了海洋牧場建設規范指導。遼寧、山東、江蘇、浙江、廣東、海南等省份相繼發布海洋牧場建設相關規劃,全國已發布各類海洋牧場發展規劃40多個(包括省級規劃和地市級規劃)。

              二是開展海洋牧場試點示范。為提高海洋牧場的建設和管理水平,2015年漁業油價補貼政策改革落地后,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創建工作正式啟動。近年來,隨著山東、海南等地現代化海洋牧場建設試點示范工作推進,我國開始深入探索以近海海洋牧場和深遠海設施養殖為重點的現代海洋漁業發展新模式。

              三是加強海洋牧場科技支撐。2017年,海洋牧場建設專家咨詢委員會成立,并設立第一批29個科技團隊工作站,先后組織制定《海洋牧場分類》《人工魚礁建設技術規范》等相關技術標準,開展海洋牧場建設與管理系列技術規范的編制工作。同時,“藍色糧倉”等科技支撐重大項目啟動實施,開展海洋牧場建設和管理的關鍵與共性技術研究,著力解決技術瓶頸問題。

              四是加大海洋牧場建設投入。2015年,財政資金投入力度進一步加大,2016年至今,共投入32.52億余元支持174個人工魚礁項目建設。在財政資金引導下,各地加大投入力度,累計投入建設資金100多億元。

              “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優化近海綠色養殖布局,建設海洋牧場,發展可持續遠洋漁業。2023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考察時強調,要樹立大食物觀,既向陸地要食物,也向海洋要食物,耕海牧漁,建設海上牧場、“藍色糧倉”。發展海洋牧場,是貫徹落實大食物觀的重要路徑和生動實踐。在相關政策帶動下,各地建設海洋牧場積極性空前高漲,全國已建成海洋牧場300多個,其中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169個,投放魚礁超過5000萬空立方米,用海面積超過3000平方公里,海洋牧場建設初具規模。

              生態效益逐漸顯現。海洋牧場建成后礁區生物多樣性明顯提高,礁區魚類的種類和數量均呈遞增趨勢。監測顯示,人工魚礁區漁業資源密度比投礁前提高8倍以上。同時,水域生態環境改善和減碳固碳效果明顯。據測算,每1萬公頃海洋牧場每年可吸收大氣和海洋中約23萬噸碳,相當于植樹造林1萬公頃,已建成的海洋牧場年固碳量達19萬噸,消減氮16844噸、磷1684噸,年均生態效益達604億元。

              經濟效益顯著增加。根據國內外海洋牧場建設經驗,每空立方米人工魚礁區比未投礁海域平均每年可增加10公斤漁獲量。按此測算,已投放的人工魚礁每年可增加30萬噸產量,相當于增加60億元漁業產值,結合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海藻移植等,預計現有海洋牧場每年帶來的經濟效益將超過100億元。此外,由于所在海域生態環境良好,增殖的漁業資源完全在自然環境下生長,海洋牧場已成為優質海產品的品牌代言和質量保證。

              社會效益日益凸顯。海洋牧場良好的水域生態環境和豐富的漁業資源,成為開展休閑垂釣、海上觀光、海底深潛等旅游活動的重要載體。據統計,通過與休閑漁業、旅游觀光等相結合,已建成的海洋牧場每年可接納游客超過1600萬人次。海洋牧場是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重要依托,是沿海地區養護海洋生物資源、修復海域生態環境、實現漁業轉型升級的有力抓手,已成為海洋經濟新的增長點。

              培育良種開發海水養殖“芯片”

              結合我國水產種業發展現狀,未來如何通過海洋牧場多途徑開發食物資源?

              秦宏(中國海洋大學教授):水產品是重要農產品,為我國居民提供了30%的優質動物蛋白。2022年我國水產養殖產量5565.46萬噸(其中海水養殖產量2275.7萬噸),占水產品總產量的81%,是世界唯一水產品養殖產量超過捕撈產量的國家。在海洋漁業資源日益枯竭背景下,海水養殖成為海洋食物的主要來源。

              水產種業是種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保障重要水產品有效供給、維護海洋生物多樣性的基礎。種苗是海水養殖業的“芯片”,良種是海水養殖業健康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從發展歷程看,我國海水養殖藻類、蝦類、貝類、魚類、海珍品的5次產業浪潮均發端于優良種苗培育技術的重大突破,從而確立了世界第一水產養殖大國的地位。

              雖然起步較晚,但隨著近年來快速發展,我國水產種業在種質資源保護、品種選育、良種繁育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步。

              水產種質資源保護體系建設方面,已形成以國家級海水水產種質資源庫、國家級淡水水產種質資源庫以及535個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其中海洋保護區54個)為主體的水產種質資源收藏和保護體系。育種技術體系方面,初步形成了包括選擇育種、雜交育種、細胞工程與性別控制育種技術、基因工程育種、多性狀復合育種、分子標記輔助育種等在內的現代育種技術體系。水產良種繁育體系建設方面,建成遺傳育種中心31個,國家級水產原良種場84家,省級水產原良種場800余家,種苗繁育基地近2萬家,原良種體系初具規模。截至目前,通過國家審定的水產新品種達297個。

              作為水產養殖大國,我國水產種業仍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一是水產種業發展滯后于海水養殖產業發展需求。整體而言,我國海水養殖的良種覆蓋率仍處于較低水平,且水產良種更新率低,難以滿足產業發展需求。此外,以深遠海養殖、海洋牧場為代表的第六次海水養殖浪潮正在興起,深遠海養殖投資大、成本高、風險大的特點決定了其養殖品種應是適應深遠海自然環境條件且經濟價值較高的魚種。目前我國自主選育的深遠海養殖良種較少,部分主要依賴進口,或造成產業發展不可控。二是水產種業經營主體發育不足。發達國家水產種業都是以規?;堫^企業為主導開展種質創新和產業化應用,形成了完整的水產種業產業鏈條。我國以高校和科研院所為主導進行水產品種選育,水產苗種企業數量眾多,但規模普遍較小,研發能力較弱,缺乏競爭力。三是水產種業發展支持政策不足。相較于農作物,水產良種選育投資更大、周期更長、風險更高,而水產種業投入長期處于較低水平,水產種質資源保護、育種和良種推廣等環節缺乏足夠的資金支持,水產良種未納入農業良種補貼范圍。

              水產種業對于全方位多途徑開發食物資源,改善國民膳食結構,滿足人民日益多元化、健康化、個性化的食物消費需求具有重要意義。實現水產種業高質量發展,需從以下幾方面著力。

              首先,加強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和開發利用。以第一次全國水產養殖種質資源普查為契機,加快國家水產種質資源庫建設,加強資源收集保存的完整性、協同性。增進國際交流合作,加大水產種質資源引進。充分挖掘自有和外來種質資源的價值,開展品種創新和苗種繁育,推動水產種質由資源優勢向產業優勢轉變。

              其次,完善水產種業產業鏈。培育具有自主研發能力的水產種業龍頭企業,建立健全商業化育種體系,打造以龍頭企業為主導,產學研深度融合、保育繁推一體化發展的水產種業產業鏈。

              再次,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不斷深化完善頂層設計,研究制定水產種業發展規劃,明晰發展思路和目標,確立重點任務,為水產種業實現突破性發展提供指引。對水產種質資源保護與開發、品種選育、良種繁育、良種推廣應用等環節給予持續的財政支持。設立水產品種選育和良種繁育創新基金,加大對重點養殖品種創新攻關的扶持力度,在做大做強傳統優勢主導品種的同時,自主選育適宜我國深遠海養殖的水產良種。建立健全水產苗種推廣體系,完善水產良種推廣補貼制度,并逐步擴大補貼品種和補貼范圍,提升海水養殖的良種覆蓋率。

              深遠海養殖挺進“深藍”

              為什么要發展深遠海養殖?我國深遠海養殖取得了哪些進展?

              徐樂?。ㄖ袊a科學研究院漁業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深遠海養殖是指在離岸較遠、水深較深的海域開展養殖。但究竟離岸多遠、水深多深算是深遠海?因各國海域海況條件差異,對此有不同理解。聯合國糧農組織曾組織相關討論,將深遠海定位為距離岸線2千米以上,水深大于50米且海況條件較差的海域。我國海域海底有廣闊的大陸架,坡度平緩、水深較淺,一般認為在距離大陸岸線3千米以外的開放海域,或水深超過20米且具有大洋性浪、流特征的海域開展的養殖活動,即算深遠海養殖范疇。

              從世界范圍看,對深遠海養殖的實踐探索始于上世紀80年代,挪威、美國、瑞典、西班牙等漁業發達國家是先行者。目前深遠海養殖主要形成兩大裝備類型:以網箱、養殖平臺為主要形態的開放式裝備,以及以船載艙為主要形態的封閉式裝備。在現代科技發展條件的支撐下,深遠海裝備呈現養殖容積不斷擴大、高海況環境適應性不斷增強、新型材料不斷更新應用、智能化程度不斷提高的特點。由中船重工武昌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總承包的挪威海上漁場養魚平臺“海洋漁場1號”,集中體現了這一特點。該裝備是半潛式開放式漁場,水體容積達25萬立方米,相當于200個標準游泳池,可養殖150萬條大西洋鮭,成魚總重可達8000多噸,是目前世界單體養殖空間最大的深海養殖漁場。該裝備智能化水平高,只需7名員工即可完成全部生產工作,且安全性高,可抵御12級臺風。“海洋漁場1號”顛覆了傳統網箱養魚觀念,在全球漁業養殖領域具有里程碑意義。

              發展深遠海養殖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2022年我國水產品產量6865.91萬噸,其中養殖產量占總產量的81%,海水養殖產量占總產量的33%,占養殖產量的41%。海水養殖在保障水產品供給和糧食安全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然而長期以來,海水養殖主要利用灘涂和淺海水域開展,積累了不少問題。例如,養殖方式粗放、密度過大等造成局部環境惡化,影響了海水養殖產品的質量和經濟效益;沿海城鎮化發展、各種涉海工程建設,不斷擠壓近海養殖空間。發展深遠海養殖,一方面可有效緩解近海養殖空間緊張、養殖密度大等問題,發揮水域開闊、水源優質、遠離陸源性污染等優勢,提高水產品質量。另一方面可利用深遠海水體交換更快、水域環境承載能力高、污染物含量低等優勢,最大限度減少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此外,我國水產養殖產量較大,但海水魚類產量不高,發展深遠海養殖有利于生產更多魚類產品,進一步優化水產品結構。

              我國深遠海養殖起步相對較晚,1998年海南自挪威引進深水網箱設備,開啟了深遠海養殖的實踐探索。早期的深遠海養殖,主要是發展深水網箱。2013年國務院發布《關于促進海洋漁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推廣深水抗風浪網箱”;“十三五”期間漁業油價補貼資金設立深水抗風浪網箱補助項目,推動深水網箱養殖發展;2010年至2022年,深水網箱養殖快速發展,2022年產量39.33萬噸,較2010年增長7倍。近幾年,大型養殖工船及養殖平臺設備建設不斷取得突破。2017年首艘養殖工船“魯嵐漁61699”建成,“振漁1號”“德海1號”“福鮑1號”等大型深遠海養殖平臺陸續建成投產;2022年全球首艘10萬噸級智慧漁業大型養殖工船“國信1號”投入使用,標志著我國深遠海大型養殖工船產業實現了由0到1的進階。深遠海養殖裝備的發展,為海水養殖開拓空間、挺進“深藍”打下了堅實基礎。

              與挪威等發達國家相比,目前我國深遠海養殖整體上還處于起步階段。在研發設計大型裝備設施、構建大型養殖工船和綜合生產平臺方面存在技術差距,信息化、智能化及綜合性技術集成等方面尤為明顯;深遠海從北到南海域海況差異較大,無法形成單一品種集中養殖,在品種選擇、育種、投喂、疾病防治等養殖技術方面還需積累更多經驗;產業鏈體系構建尚不健全,深遠海養殖尤其是大型養殖工船養殖投資規模大、周期長,我國大型養殖工船剛剛起步,經濟可行性有待觀察。

              推進深遠海養殖發展是落實大食物觀、拓展食物來源、保障水產品有效供給、促進漁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實踐。目前我國深遠海養殖年產量約39萬噸,僅占海水養殖產量的1.8%,而全球深遠海養殖發展較快的國家如挪威年產量超200萬噸,發展深遠海養殖具有廣闊的海域空間和市場空間。2023年6月,農業農村部等8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快推進深遠海養殖發展的意見》,為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規范和支持深遠海養殖發展提供了政策依據。未來推進深遠海養殖發展,一要從空間布局、品種選擇、養殖方式等方面做好統一規劃和宏觀指導;二要從海域使用、裝備登記檢驗、安全生產、生態環境等方面進一步明確、細化和完善相關管理規定;三要從科研投入、政策性保險、金融信貸等方面加大支持,促進產業健康發展。

              因地制宜推動海洋漁業綠色發展

              沿海地區探索海洋牧場創新發展,怎么做出特色?

              鄭國富(福建省水產研究所副所長):海水養殖是建設“藍色糧倉”的主力軍,2022年全國海水養殖產量2275.7萬噸,占養殖產量的41%。但因設備簡陋、模式粗放、抗自然災害能力較弱,海上養殖長期以來擁擠在海灣和水深10米以內的沿岸海域。生產規模無序擴張、養殖區堆積大量海漂垃圾等,對局部海域生態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如何破解漁業生產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難題?近年來,沿海地區轉變發展方式,發力建設現代化海洋牧場,在實踐中探索適合當地情況的模式,因地制宜推動海洋漁業綠色發展。

              目前169個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中,山東入選67個。除智慧化海洋牧場管理平臺外,山東的海洋牧場主要有五種類型。一是人工魚礁增殖型,在特定海域建設人工魚礁,打造利于海洋生物棲息的生態環境,礁區內投放鮑魚等生物種苗開展增殖生產。二是底播增殖型,在適宜海域開展文蛤等海底播種增殖,同時在底播海域建設人工魚礁改善生態環境,實現貝類資源保護與增殖生產相協調。三是游釣增殖型綜合體,在特定海域開展人工魚礁增殖、增殖放流、體驗深水網箱養殖、休閑垂釣船等生產經營以提高經濟效益。四是立體生態增養殖的耕海牧漁型,在傳統養殖區投放人工魚礁開展“貝、藻、參、魚”立體生態增養殖,在凈化水質、固碳減排的同時實現高效產出。五是深遠海養殖裝備型,探索應用“國信1號”“深藍1號”等深遠海養殖裝備,拓展養殖空間。山東把全部海上增養殖生產活動納入省級海洋牧場范圍,其發展模式為沿海地區提供了有益借鑒。

              近年來,海洋生物醫藥產業成為醫藥行業熱度最高的領域之一。發展食藥同源海洋生物特別是具有藥用價值且瀕危的珍稀海洋生物養殖,不僅能筑牢“藍色糧倉”,還能推動海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市場潛力巨大。更重要的是,它突破自然海洋生物資源限制,打造出了海洋生物資源保護與高效開發利用協調的全新路徑。這方面,廣東“一方海海洋牧場”進行了探索。該海洋牧場位于惠東縣圣告島海域,以1座休閑漁業綜合體驗平臺、185口深水抗風浪網箱、200多畝貝藻綜合養殖區組成的“惠州市粵港澳流動漁民深海網箱養殖省級現代農業產業園”為基礎,以南海大黃魚、黃唇魚、金鮸魚等本土優勢石首科魚類品種為主養魚種,構建了陸上種苗繁殖、池塘標粗、海上深水網箱養殖與珍稀物種馴養、高端海產品食材加工、海洋生物醫藥開發組成的全產業鏈發展模式。

              福建寧德2018年開展了為期2年的海上養殖綜合整治與轉型升級行動,清退禁養區漁排26.71萬口、貝藻類養殖6.55萬畝。使用可回收全塑膠漁排升級改造養殖區和限養區標準漁排55.75萬口、發展深水大網箱3450口(相當于標準漁排13.89萬口),使用HDPE(高密度聚乙烯)吹塑中空浮球升級改造貝藻類筏式養殖33.74萬畝,徹底扭轉了“無償無序無度”養殖狀況,有效改善了養殖區海域水質,大大提升了養殖品質,實現養殖產量產值雙提升。2022年全市大黃魚產量19.47萬噸,全產業鏈產值超百億元,交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寧德答卷,并在福建和浙江全面推廣。

              每種海洋生物都有相應的適溫范圍,超出適溫范圍較長時間會使其休眠而停止生長甚至大規模死亡。受地理位置和氣候條件影響,各海區水溫存在顯著差異,同一海區水溫也會隨季節變化而改變,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養殖品種選擇和經濟效益。為突破水溫制約,沿海省份發展了南北接力模式。福建與山東開展的鮑魚、海參接力養殖,就是利用了南北方海區水溫差異的特點,每年11月前將北方養殖的鮑魚以及成品或半成品海參運送到福建海域,使其在適宜水溫中繼續生長,5月高溫來臨前,將未達商品規格的鮑魚運往山東“避暑”養殖,海參則直接收獲加工銷售。與傳統養殖相比,南北接力養殖使鮑魚養殖周期縮短約1/3,降低了夏季南方臺風和赤潮影響,成活率提高約二成。據統計,今年福建有近400萬籠鮑魚運往山東養殖。海參養殖周期可縮減半年,經濟效益顯著提升。2022年,被譽為“中國南方海參之鄉”的福建省寧德市霞浦縣,海參產量達5.5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27%,產值約72億元。

              南方沿海省份可考慮結合發達的海上養殖業,在養殖區發展“上層海域養殖、底層海域人工魚礁增殖”的“清潔生產+立體開發”海洋牧場,快速跟上全國海洋牧場建設步伐,為筑牢生態健康、資源豐富、產品安全的“藍色糧倉”奠定基礎。

              首頁
              相關
              頂部